从零开始的异界生活帝星的陨落营养

来源:    作者:笔名    2021-01-14

从零开始的异界生活 帝星的陨落1

[上尉?上尉?安吉丽娜上尉!]

无线电里传来急促的呼喊声。

“我在呐!”

啊!真想对着离自己最近的大树发泄一下。只是闭眼假寐一会儿,结果连一分钟都不到,通信联络官那负的呼唤声,就接踵而至,还是那种你不回复就不死不休的节奏。

起身,扶着自己的脖子左右活动了一下,脊椎骨发出嘎巴嘎巴的轻响。抬头望了望天空,叹了口气放弃了那种要发泄一下的想法。因为,空中几只携带魔法水晶的狮鹫正在盘旋着,我可不想自己的那“光辉形象”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

[既然还活着,那就赶紧继续任务吧!]

那个疯子的声音,依旧让人感觉那么讨厌。

“是是是!”

我用近乎发牢骚的语气回复着,然后闪身跳到树上。连人带机甲两百多斤的分量,让树干发出吱呀呀的

*声。说起来,现在的状态感觉又一次回到刚开始执行单兵任务得那段时光。

不过这次面对的,不是同行,而是重骑兵。

感觉执行追击任务的也是人也是一个疯子吧,那种厚实的盔甲配上骑士枪,居然没头没脑的就着迷一头扎了进来。

想要当孤胆英雄么?我还是真是佩服他的勇气。不过,很快我就否定了我之前的想法。应该用艺高人胆大来形容他。

马步很轻快,似乎并没有因为这种障碍物丛生的森林而影响到自己的节奏。突然冒出的树干之类的也是恰到好处的刚刚躲过去。乍看,让人感觉很狼狈,其实多观察几次你会发现,这是只有高手才有的动作,没一次闪避都能精确到分毫,没有一丝多余的动作。

这倒是勾起了我想要会会他的想法,主要是想知道一下自己现在到底提升到什么程度了。

不过,在这之前我需要再往森林更深的地方前行一段。

一路上,我故意留下一些足迹线索,好让后面追击那位的骑士不会突然失去追击追击的目标。

终于在一处已经看不到天空的林地里,我停止了前行的脚步并返回地面。一边感受着之前在穿着机甲在树间跳跃的感觉,一边等待着那位骑士大人的到来。

终于,马蹄声渐传渐近,然后是盔甲碰撞的铿锵之声。

很好,没有一见面就立刻冲上来,这是高手才会有的判断。

因为同样戴着那种骑士头盔,所以我看不到他在发现我的时候,是否是吃惊的。只见他翻身下马,从马背上取下自己的盾牌,然后用另一只手拔出腰间的佩剑。缓步走到离我五米开外的地方,停下了脚步。

“您似乎一点都不吃惊呢!”

在这里我用了敬语,要知道骑士也是贵族阶层,而且从他那块镶金的龙纹遁来看,对方应该不只是骑士。或许比骑士更高也说不定!

“你一路因为我过来,不正是为了这个么?”

哈!居然被发现了,有点尴尬呢!

[安娜上尉!请解释下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

因为监视水晶无法转接画面,这样在一号仓库观察转播的达官贵人们多少有点不高兴。无线电里很快便传来了问责的声音。

“啊!请等我一下!”

在等到那位骑士的点头允许后,我的右手习惯性的按在耳边的位置(其实就是机甲的手臂放在头盔接近耳朵的位置)。

“我这里有点私事要处理,请给我十分钟的时间!”

说完后,直接将装载在机甲上的无线电接受系统关掉了。

无线电的另一端,一群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观测班成员,一脸懵逼的看向他们的主人贾巴尔。

“去,告诉那些白痴们,就是监视水晶出了一些状况,让他们等候十分钟。”

“是!”

“魔力监测设备设备还能接收到数据么?”

逐渐开始约会

“报告,除了不能接收到画面外,其它一切都正确。”

“那就把这次的事情,当成一次实战演练,利用数值变化,对现场进行分析。要知道战场上可不会什么时候都可以监测到画面的。”

“是!”

原本忙乱的观测班,再次恢复到正常状态。

森林里。

“对自己就这么自信?”

“说实话,我只是想确认点事情,如果我想离开,您还真拦不住。”

骑士苦笑着,说道,“看来我也成了你的实验对象了呢!”

“抱歉,有点赶时间。那么,请恕我无理了。”

说张强按协商意见向周倩支付了财产归并款30万元完话的那一刻,后背上的武器架发出嘎查一声轻响,巨剑开始顺势下落。然后,身体下压,伸手向后准确接住巨剑,一气呵成。

并为手艺人提供商业保险”。尽管河狸家并未提供具体的商业保险支出费用 “无妨......”

骑士还想说些什么,但是话只说了一半,就放弃了。因为这一刻他真的理解到,我之前那句话的含义了。

由于用力过猛,双腿的肘关节发出咯吱吱的抗议声。

因为是试用剑,并无开锋。所以,第一次试探我选择了跳斩。

骑士sick submitter这款软件有三个主要用途则侧身弓步,将身体完全缩在那面盾牌之下。

“噹!!!”

虽然则是试探性的一处即分,但是武器间碰撞发出的哐啷声,还是差点震聋我的耳朵。我猜那位骑士大人也是同样发的感受吧,以至于他半天没反应过劲儿来。

之后的几次攻击都是,骑士尽量保持身体存在过大的动作。虽然只是重复着,盾牌格挡、上扬,重剑劈砍这种看似简单的动作。但每一次都很精妙的挡下我的攻击。

说实话,如果不是因为担心巨剑里的核心部件会损害,我力气可能会更大一点。

持续七分钟的攻击,没有一丝的停顿,而且速度一次比一次快。骑士明显开始跟上不节奏了,虽然他一直保持原地不移动的姿势。

“停!”

骑士喘着气说道,“是我输了!”

挽了个剑花,将巨剑再次插回到武器架上。

“骑士大人承认了!”

由于还有几分钟,我很好奇的问道,“我想知道,骑士大人现在是什么等级。”

“嗯?”

骑士明显一愣,看起来他没想到,我会突然问这个。仰头伸手摸着下巴,那看不见的胡须,想了想数道。

“如果按冒险者的等级来定位的话,我的个人等级是白金,而我的骑士团等级是山铜。”

“唔!”

果然还是好弱啊,战胜这样的人物,也没什么好值得自豪的呢!

“您好像并没有出全力吧?”

我还是不死心的想确认点什么,毕竟他的格挡技巧可不像是白金级的。

“其实,是你没有出全力才对!我只是依靠那些技巧勉强撑下来的。”

......

[指挥所呼叫阿尔法07,听到请回话。]

[指挥所呼叫阿尔法07,听到请回话。]

原本骑士的形象越来越模糊,最终视线转换成一片漆黑。

海浪声,鱼腥味,以及远处不时炸响后冲天的火光。我的思绪终于恢复了正常。

原来是走神了。

“这里是阿尔法07,通讯良好,请说。”

[猎狐已经离开,可能执行突袭任务了。]

“了解!”

广州好白癜风医院
哈尔滨去哪里看白癜风
成都排名好的癫痫病医院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