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前有座灵剑山第五十一章得罪了项梁还想走营养

来源:    作者:笔名    2021-01-14

从前有座灵剑山 第五十一章:得罪了项梁还想走?

烈焰残阳,大地如血,团团火云仿佛夺命的尖刀,自地平线绵延向上,悬于头顶。

金玉城境内,一片肃杀。怒焰谷一支奇兵,搅得此界最强之国度无安宁之日,战争的恐慌已经蔓延,势不可挡。

而此时,距离金玉城主为江流定下的生死期限,还有九天。

一天前,金灵江流在金玉城主面前领下死命令,十天之内必要取下火灵项梁的人头,如今时间虽然只过去一天,可怒焰谷气焰猖獗,江流却迟迟不见行动,甚至不见行踪。时间宝贵,人们不得不猜测,他究竟想要做些什么?

金玉城主言出必鉴,他说十日之内不见人头,便永封金灵之王,这绝对不会是虚言。同时,那些令他失望的臣属们,也绝不会有好下场。江流带领的盛京团队虽然强大,却仍难直面金玉城主的怒火。

此次麦包包全新的会员俱乐部在会员等级体系和会员权益方面做了全新优化。会员可以享受到针对VIP客户的一系列个性化服务和会员特权

那么,面临如此绝境这种“合理冲撞”大可在方方面面的“讨价还价”中继续玩下去。,江流究竟想要做些什么?

无需太久,第二日,答案揭晓。

缥缈府城,天空在颤抖,大地在崩裂,这座悬浮在空中的君王府城洒下灰尘泥沙,仿佛暴风骤雨,遮天蔽日。君王之怒,睥睨众生

“你再说一遍?”

白玉石阶下方,群臣跪拜不起,为首一人战战兢兢,恐惧已令他意识模糊,但君王的威严却驱使着他遵照命令,重复方才所说的话。

“金灵江流叛逃怒焰谷,得怒焰大王亲封为怒焰火灵”

“金玉城主昏庸无道,刚愎自用,以决绝条件胁迫手下金灵,而眼见金灵之王已无望解封。于是暴怒之下叛变投敌……哈,琼华师姐,你问我多年修养城府,是否还发得出火来?不知我现在的解答,能不能让你满意?”

暴怒之下,任何激进行为都不稀奇,然而唯有城府,才能让人摆脱感情的束缚,清醒地看出现状,做出理智判断。金玉城主以十日为限,要江流完成不可能的任务,其永封金灵之王的意图昭然若揭。而金玉城主统治多年,他要做的事,还从来没对于外国人来说有改变过。

纵然江流有天或有吉百利、IBM 这些企业的任职经历。即使在普通员工中大本事,真的将火灵首级奉上,金玉城主总能找到更多,更刁钻的难题,一步步将金灵们逼入死路。所以摆在江流面前的,本就只有一条路:脱离金玉城主的掌控,跳出窠臼。而怒焰谷,则是投靠的首选之地――他不久前才率众突袭叶水河和永恒树,联盟之路早就断了。

带着这样的背景投敌叛变,怒焰谷大王也不会有多少疑问,何况怒焰谷人思维向来简单直接,项梁孤军深入,后方本就缺少智谋之士予以警惕,何况投敌之后,江流立即就献出了他的投名状。

“斩子夜师兄万法全通,一双神眼看破天下法术,我何德何能,能瞒过他的眼睛伪造怒焰谷的法术痕迹?让他以为动手的是怒焰谷?何况我江流一向以诚待人,随我行动,在永恒树内燃起燎原之火的,正是怒焰谷的赤焰守卫,如假包换。就算子夜师兄神眼再升数级,也看不出第二种可能。”

“而后,依靠奇袭,令莎曼彻底重伤,又抢夺到永恒树之精华,投入怒焰谷点燃焚天烈焰。进一步巩固我在怒焰谷的地位,又将永恒树、叶水河进一步卷入战团,一箭双雕……琼华师姐,你的剧本实在令人佩服得五体投地啊。”

怒焰谷中,江流已换上怒焰兽皮,浑身虬结的肌肉宛如在炽热中灼烤板结的岩块,坚毅中蕴含无穷爆发。而在他身后,一众桀骜不驯的!怒焰精锐正安安静静地站着。先前一场奇袭战,江流身先士卒,以无人能及的武勇和豪迈成功赢得了他们的尊重。

“接下来,师弟师妹们,就看你们的了。”

说着,似是感慨,似是好笑,低头轻叹。

“金玉城主倒是个信人,十日之约……依然有效啊。”

金玉城内,又有一座要塞沦陷。

因为境内怒焰谷奇兵肆虐,全境之内的军队都高度戒备,一天前,有情报显示怒焰谷的奇兵在某地出没,机缘巧合下,一支军团豁出命去将其拖延了一段时间,使其未能及时撤离。紧接着,怒焰谷的战士便被大军围困。怒焰谷奇兵战力惊人,金衣军团们需要周边军队出动支援,加固围势,于是多个要塞调兵出动,以求稳妥。

然后,怒焰谷奇兵一夜间突破包围,直奔内部空虚的金玉要塞。因为主力出动,怒焰蛮族轻而易举便将其攻陷,而后杀尽驻兵,掠尽补给,逃之夭夭。

金玉城富甲天下,国力强盛,一座要塞无足轻重,但可怕的是,已现疲态的怒焰蛮族获得了要塞的补给,重新变得生龙活虎。

不,甚至变得比以前更加可怕。怒焰谷的贫瘠,令蛮族战士们甚至连合手的兵刃都难以酎齐,此时得到金玉城的奢华武装,无异是如虎添翼。

然而经此一战,主帅项梁却打算功成身退,率军撤回怒焰谷了。

的确,如今的奇兵团队士气正攀升到巅峰,又有装备相助,实力几乎提升了一倍,在金玉城境内已经基本没有任何军队能与其正面抗衡。若是继续游击下去,除非金玉城大范围坚壁清野,或者出动真正的精锐力量,否则唯有束手无策。

然而作为军皇山的首席,项梁的目光又岂会如此短浅?比起率领一支精锐军队完成特种任务,他真正的价值在于指挥怒焰谷的数万大军吞噬一切。

这场特种游击战,是他真正证明自己价值的必要程序。怒焰大王将军权下放给他,但怒焰长老们对此仍有疑虑,项梁正要用一场奇迹般的胜利来打消他们的疑虑。

截至目前,项梁所取得的战果已经足以塞住任何人的嘴巴,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回归怒焰谷,将自己的实力攀升至巅峰,然后……

“没有然后,你哪儿也去不了了”

深山溪谷,主帅营地旁边,忽然响起本不该有的陌生人声音。

如此突然袭击,哪怕是怒焰大王的亲军遇到,都难以维持镇定,可项梁手下的蛮族战士却如他本人一般,冷漠地像一块石头,对声音不闻不问。

对于一群被散去魂魄的傀儡战士而言,天崩地裂也是面不改色。至于项梁本人,则拥有坚逾钢铁的心理素质。在听到声音的瞬间,他便想清了一切,并作出了应对。

“来得好。”

一边说,他一边向前弹了弹指头,几道气流如同刀枪兵刃,疾刺而去。

法术虽小,却显示出项梁的昂扬战意,面对挑战,军皇山弟子势必勇往直前

哪怕这突如其来的声音,意味着他的行踪已被掌握,对手即将发动前所未有的奇袭战。而明知自己厉害还敢出手,对方必有凭仗,敌暗我明,形势非常不利。

可项梁丝毫不惧,反而隐有喜意,因为对手居然送上门来了对于嗜战如狂的人来说,这是天上掉下的馅饼

纵使这馅饼会非常烫手。

无形的兵刃虽弹指而出,刺向山谷一处密林,只是兵刃未及,就被强硬的力量弹开,虚空中两位盛京修士现出身形,一男一女,两人共持着一口宝箱,箱口大开,从中吐出一面圆盾,挡住了项梁随手弹出的法术。

几声轻响后,圆盾四分五裂,无形兵刃也土崩瓦解,只是一方随手而动,另一方却是早有准备,实力差距在这一击之间已尽显无疑。

“动手”

手持宝箱的望月鸾羽丝毫不为动摇,冷声喝道,与此同时,这静谧的深山溪谷中,开始不断传来兵刃与血肉的撞击切割之声。

声音单调,然而却因单调而更显恐怖。项梁手下的蛮族战士魂魄已散,纵使遭受最大的痛苦也不会浪费力气惨叫哀嚎,但他们奋战之极却会本能地呼喝咆哮,如今这单调的声音只能说明一件事:溪谷营地,正上演着一场一面倒的大屠杀。

同时,项梁作为军队主帅,也有办法俯瞰全局,所以他很清楚自己手下精锐正以飞快的速度减少。在奇袭者面前,蛮族精锐竟似不堪一击。

但项梁却越发兴奋起来。

能如此屠戮蛮族精锐,金玉城境内只有两个可能:金玉城主的亲卫队,以及盛京团队。

然而亲卫队从不离开金玉城主,而金玉城主也从不离开缥缈府城,此时出现的只会是盛京团队。同时,空气中那股盛京人独有的臭味,也让他坚定了自己的判断。

盛京团队,等你们很久了。

这场五灵争霸,金灵一方,也就是盛京人的力量强的令人发指,整整一个团队都加入其中,综合来看实力堪比其余四家之和。但这团队的厉害,最主要是在于团队主轴琼华仙子无人能敌,若是换了主阵之人,这个团队的威力就大为减低。

如今琼华被金玉城主囚禁的事在高层间已不是秘密。而除了琼华以外,如今主持团队的随便是谁,项梁都不在乎。

所以,盛京人来得正好。

来了,就别想走了,此战之后,这些人哪儿也去不了了

昭通看白癜风医院
南宁治疗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天津医院哪家男科医院好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