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纹永镇仙魔第四百五十四章生死相伴

来源:    作者:笔名    2020-09-17

永镇仙魔 第四百五十四章 生死相伴

将一秒钟时间分成一千份的话,那么在只差那么一份陈羲那条气脉就会彻底爆开的时候,邪神虚影被陈羲封印起来。陈羲的身体一僵,然后缓缓的舒展开。那种感觉,就好像抽筋之后终于过去了之后的放松。可是比起抽筋来,陈羲承受的疼痛要强烈无数倍。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缓缓睁开眼,他没有招呼藤儿和展青,坐起来之后自己审视了一遍体内受损的气脉和丹田气海,最终还是决定不把这件事告诉藤儿。如果告诉藤儿,陈羲在自己脑海里封印了一个邪神虚影,藤儿只怕每天都会提心吊胆的。

陈羲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不要着急。本来这件事就是自己想做的,遇到困难也是情理之中,所以陈羲并没有什么懊恼。他只是没有想到最重要的居然不是那珠子,而是那珠子里封存的邪神的念力。

关于脑海里那个被封印的家伙肯定暂时没别的办法解决,所以现在要解决的就是身体里的伤害。那一条气脉简直缝缝补补的快没有好地方了,必须尽快彻底的治疗。至于丹田气海里那股深渊之气,暂时没有邪神念力的指挥后安分了不少,疼痛感也降低了不少。

陈羲这样的人,哪怕是在剧痛之中也会保持冷静,所以他就是个变态。

精纯的九色石的力量开始修补陈羲的损伤了的气脉,陈羲没敢再用星辰之力。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出于两个考虑陈羲的星辰之力不算太多,使用之后恢复起来度也很慢,一旦现在修补伤势用掉了,万一有强敌到来的话就不能再用,无法糅合而成最强的镇魔一击。第二,星辰之力源于星辰,陈羲现在确定邪神是来自其他大6这个世界的人认为的其他大6和陈羲认为的其他大6,有一定的差距。

天府大6的人在听到其他大6这样的形容之后,大部分想象的是与天府大6相连的地方,比如説大海的另一侧什么的可是陈羲却很清楚,邪神和神,都来自另外一颗星球。陈羲担心星辰之力这样纯粹的能量,在修补自己的的同时会不会起到不好的作用,同时为邪神虚影提供帮助。

陈羲之所以活到现在,靠的可不是运气。大部分时候,他都能将所有可能考虑到。

九色石的力量也是星辰之力的一种,但是这种星辰之力属于天府大6,而且在陈羲体内的时间更久。

失去了邪神念力的智慧之后,陈羲体内的深渊之气变得茫然起来。陈羲在修补气脉的同时,以镇魔功法逼迫那些深渊之气全都进入了丹田气海之中。如果换做是别人的话,第一选择肯定是立刻将这些深渊之气排出体外。可陈羲不会,因为他不但是个变态还是个疯子。

丹田气海里单独开辟出来的那一块地方已经充满了深渊之气,依然在四处冲突着想要出去。可是这种茫然的没有目的性的冲突,陈羲还能应付的过来。

镇魔

起到了决定性作用的镇魔功法。

陈羲比历史上第一个出现的万劫神体是幸运的,而且幸运的多。第一个万劫神体什么都没有,靠的是他自己去摸索去承受。可是陈羲在很早之前就学会了封魔功法,然后进化成了镇魔。这种功法最大限度的将不少于陈羲的东西通化就好像能把各种修为之力转化成始气一样。

有了镇魔之后,陈羲就相当于有了炼化外来力量的法宝。陈羲的身体就是炼化外来力量的炉子,而镇魔就是方法。

陈羲先是加固了这一小块地方,用镇魔之法严严实实的封印起来。然后在丹田气海里再次开出来一小块地方,很小很小,比第一块地方小十倍左右。陈羲试着用镇魔将一缕深渊之气释放出来,迅的关进新开辟出来的地方。

陈羲打算拿新开辟出来的这个小地方做丹炉,以镇魔为火焰将深渊之气炼化。其实炼化这个词并不贴切,陈羲要做的是把深渊之气融进自己体内,让身体适应这种气息环境。陈羲的目的是进入无尽深渊,也许普天之下只有他一个人能有希望活着进入无尽深渊。

鸦曾经进去过,但那是用一种很奇诡的比陈羲现在经历的更为惨烈的方法。鸦曾经对于深渊之气的试探,比陈羲要早很多也凶狠很多。以至于他的肉身伤害之大,乎想象

陈羲将这一缕深渊之气稳定在丹炉里,然后开始沉思。这丹炉就是陈羲的肉身,这一缕深渊之气太细小了,所以对于丹炉的影响有限。可即便如此,陈羲开始敏锐的察觉到,丹炉内壁,也就是他的丹田气海的一小块开始变化了。

陈羲现被深渊之气接触过的地方开始硬化,就算是气脉内壁这么柔韧的地方也开始硬化。那种感觉,就好像鳄鱼的表皮似的。陈羲心里一震这就是深渊之气的影响,这也是为什么渊兽都那么丑陋但是表皮那么坚韧的缘故。

如果陈羲找不到办法或者説难以适应的话,可能被深渊之气接触过的这些地方,逐渐都会硬化。这种硬化不可怕,可怕的是硬化之后的凶险陈羲不久之前看过桃园村村志,将俄罗斯置于与欧美严重对峙的局面。俄罗斯复兴之路村志里清楚的记载了当时隐修和另外四个绝世强者的对话。

其中有人提到,要想进入无尽深渊就必须和渊兽一样,变成一种不属于活人的也不属于实体的体质谬论吗?可是渊兽就是这样的肉身,它们的肉身不是活体,虽然有血,却不流动。有内脏,却毫无作用。有骨骼有肉,可是却都是死的

这就是活死人体质,什么都有,可是什么都是死的。也就是説,如果陈羲还是无法适应的话,那么只能被深渊之气改变,变成渊兽那样的身体一旦变成渊兽那样的,陈羲还活着吗?血液不会流动,只这一diǎn陈羲就根本无法承受。

陈羲的额头上逐渐出现了一层细密的汗珠,鼻子尖上也是。他终于切身感受到了这种恐怖,来自于无尽深渊环境的恐怖。他也终于感受到了当初厉兰封的感觉厉兰封比陈羲承受只怕要重的多的多,因为厉兰封是直接进入了无尽深渊的!

陈羲也明白了,为什么像国师像佛陀像道尊那么强大的修行者都不敢进入无尽深渊的缘故了。他之前只是知道活人不能进入无尽深渊,却根本不了解为什么这样。这就好像一道谜题,你知道答案却不知道为什么答案是正确的所以总是会有人去验证,为什么会是这个答案。

厉兰封当时受了重伤,之后才会被国师所杀。这个重伤,就是被深渊之气感染了。厉兰封的肉身在死亡,血液开始不再流动,内脏不再工作,哪怕厉兰封是天下无敌的修行者,也无法阻止自己身体的衰变。那个时候的他应该是无比绝望的吧

感受着自己的身体逐渐死去,这种恐惧在时间的陪衬下更加的让人无法承受。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肉身一diǎn一diǎn的死去。可是却找不到破解的办法,这种恐惧的名字叫做真真切切的等待死亡。

陈羲感受到了,但是他比厉兰封有信心。厉兰封那个时候是绝望的,可陈羲没有绝望!

陈羲是万劫神体!

血液停止流动?表皮变得硬?

陈羲想不到好的办法找不到捷径来解决,那就用笨办法也是最直接的办法陈羲开始催动自己的血液去滋养那坏死的地方,同时也不敢再开辟别的地方为气脉和丹田气海那两小块地方分担。深渊之气对于肉身的损害之源,就是放血液失去作用。

陈羲就不停的用血液来滋养那些地方,这是一场持久战。

持久到,远远乎了陈羲的预料。

七天之后,站在陈羲身前的藤儿脸色那么白,和陈羲的脸色一样的白。只是她的这种白是担忧是恐惧,因为她帮不了陈羲甚至不知道陈羲身体里生了什么。她害怕,害怕失去陈羲。其实从第二天开始,藤儿就现陈羲的皮肤越来越白。

渐渐的,藤儿也明白了,那是因为陈羲失血过多的缘故。可是陈羲身上明明没有一丁diǎn的伤痕,看起来完好无损,所以藤儿无法理解陈羲为什么会失血过多!

“能不能给他输血?”

展青一脸担忧的説道:“如果真的是失血过多的话,这样下去他会扛不住的。要是能够输血的话,我来。”

藤儿摇了摇头:“如果可以随便输血,我早就已经做了。每个人的血液都有有些不同,只是这种不同有大有小。细微的不同不会损害身体,可以输血。就算是普通人之间也不能随便这样做,更何况他是万劫神体?他的肉身是独一无二的,世界上只怕再也找不到第二个了。”

展青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説些什么。

无力感,两个人心里都有一种让他们随时都可能疯掉的无力感。眼睁睁的看着陈羲一天比一天衰弱,却束手无策。

第十四天,陈羲的肉身开始萎缩。就好像失去了水分失去了生机的树枝一样,开始变得枯萎。藤儿心如刀割,却依然没有任何办法。看起来陈羲的生命力正在一diǎndiǎn的被深渊之气耗尽,也许再用不了多久陈羲就会死去。如果説之前藤儿心里还有一缕细微的希望,希望陈羲自己会好起来的话,那么到了第十四天的时候,藤儿已经绝望了。

“展青,如果陈羲死了把我们两个葬在一起。”

説完这句话之后,藤儿盘膝坐在陈羲身边闭上了眼。这个世界再也与她没有任何关系,因为陈羲才是她的世界。

展青看着好像枯木一样的陈羲,看着容颜倾城倾国的藤儿,肩并肩的那样坐在那好像有一把刀子在他心里使劲的割着,一刀一刀。


两岁宝宝脾虚怎么调理
淮安哪所医院能治牛皮癣
广安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